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人間新舞台-白孔雀

中國時報【何宴】

牠在記憶裡忽隱忽閃現,像回想起年少時某些可貴、從未被好好妥善待之,多年後才發現無法逆行挽回的人事。只有進入過去,他們才會開始閃閃發亮。唯一確定的是,我是尋不回記憶中那隻白孔雀的。

那所創立於日治時期的小學(新竹市北門國小,日治時期舊名為樹林頭公學校),從它悠久而相形較窄仄的校門口走進去,當時中間有一圈圓環,裡面曾站著蔣公銅像、週遭環繞著蓊鬱的灌木叢,圓環後方襯著的,是一棟名喚百齡樓的舊教室大樓。老師說因為它已經一百歲了,我坐在裡面上課時老想著這是不是件很危險的事。

往圓環右邊走,不遠處有小池塘和假山造景,再走幾步,是一棟老舊禮堂,最初掛塊破舊的木招牌寫風雨教室,後來給校方揭去,在禮堂外牆上頭提了三個俗氣無感的金字。我還是喜歡叫它風雨教室,感覺像是外頭有風有雨時,大家可以躲在裡面避雨上課。

繞回圓環的左方,重點來了,是一區動物園,那面積沒大到如一般所定義的動物園,但說小,卻也不如何迷你,至少約三四間教室合起來的面積大小吧。

校園裡的動物園

從地上直起,到約兩層樓高的龐大柵欄,把整個動物園區包攬起來,成為一個巨大鐵籠,把各式各樣的小動物留在裡面。鐵籠週遭留有一條環狀走道,供小朋友可步行繞動物園一圈,但因臭氣蒸騰、光線陰暗,極少人沒事會走進去。

每天的每節下課十分鐘,我和我的好朋友兩個人,都會在校園裡邊走邊聊天,曾經我們走進過那大樹掩映下的環狀走道,像遁入另一個世界。

小學生下課嬉鬧聲、隔一道圍牆的車輛行進聲,彷彿都隔了一層膜在遙遠的距離隱隱作響,不時可聞撲翅聲和鳥鳴,原來上方設有大型木屋狀鳥籠,天頂不時翩飛著各種鳥類,從這枝到那頭,陽光從上方偶然的漏下,其餘地方仍依然被樹木枝葉遮蔭著。

地上是帝雉、孔雀、兔子、烏龜之類的小動物,有小木窩、小水塘,在各自的區域裡、但都同處在一個巨大鐵籠裡,過著安恬靜謐的日子。雖然一旁也有煞風景的水管、飼料盆、水桶等人類豢養道具和痕跡,髒臭和新奇感,互相交雜。

那條泥土環狀步道裡的時光像被靜止,恍若未聞外頭的上課鐘響,我們第一次遲回教室。

白色孔雀最顯眼

然而即使忍著臭味和害怕走了一圈,即使我的造訪或許還不只一次,似乎曾有老師帶全班一道進去過,但如今能留下的記憶已模糊似一灘不辨輪廓的水漬。

與大多數人提起學校裡那座動物園一樣,我印象深刻的還是只有那幾隻孔雀。

和其他在深處躲起的動物不同,孔雀恐怕是愛人群也愛展現的動物,印象中共有二或三隻,最常遊走在外圍、靠蔣公銅像那側,與其他動物相較,牠們的身軀大小和色彩搶盡所有不經意的目光,有時還會見到牠們開屏。

其中兩隻是一般所見的藍孔雀,一隻體型較大、另一隻較小,第三隻是全身通體白色的,最是顯眼。

當時小學生間盛傳這隻白色孔雀是母的,基於一種極單純的思想──生物無非分公的母的,既然牠不同於常見的藍孔雀,就是母的了。

或許久遠久遠的第一次,還是小一新生見著時,也曾覺得奇怪訝異過,但就像小學裡有動物園的概念植入、建築起來一樣,我們以為很多小學裡都有這樣規模的動物園。白色孔雀也如是的被小學生淺薄的知識之窗所望出去的視野,縮小壓扁,變成每天上學都OB嚴選會見著的平淡風景。

認定為罕見白子

因環境不佳,使牠不能夠保持足夠的潔白,看久了白色也確實沒藍孔雀繽紛,且牠似乎不喜開屏,就更不被在意了。

升上小學高年級時,自然課上到基因異常的一種病症,白化症,課本上寫,罹患白化症被稱為白子,旁邊配有好幾張不同白化症動物的照片。我恍惚想到以前那個偶然會經過窗外的老師,或許也不是老師,她的長髮是黃的、皮膚很白、睫毛是介於黃和白中間,瞳孔顏色也跟我們的黑色不一樣,看起來很像外國人,大家都認定她一定是教英文的,雖然當時我們還沒有英文課。

這時老師提到校門口旁動物園裡那隻白色孔雀,牠是白子喔,非常罕見。

此時全班譁然。像忽然間揭開誤解,掀起世界的真實,原來那隻白孔雀跟課本圖片上那些雪白動物一樣,是基因異常所致的全身白,原來母孔雀不是白色的。

而後,畢業後的近二十年間,我再也沒見過第二隻白色孔雀。

忽隱忽現的記憶

我在網路上、畢業紀念冊、創校百年紀念特刊裡查找歷史,竟未找到任何一張動物園的照片,是否大家都覺得稀鬆平常、又髒亂,不會把它當作背景或一個特殊景點拍照留念?

只見一條註記在校史中的「民國十六年十一月十三日,建動物飼育池」,指的就是我記憶中的動物園嗎?而是在何時被拆除了呢?那些動物又去了哪裡?

在我帶著疑惑的追索下,不意間瞥見網路上寫,白孔雀是孔雀的基因突變種,並不是罹患白化症的白子。像當年自然課堂上一樣,我再度從多年的錯解中又再次恍然大悟,白孔雀從一開始的母孔雀、到持續錯解的白子,而今在資訊發達易得下終於明朗。

牠在記憶裡忽隱忽閃現,像回想起年少時某些可貴、從未被好好妥善待之,多年後才發現無法逆行挽回的人事。只有進入過去,他們才會開始閃閃發亮。

而我在每秒都變成過去的現在裡,想像未來的自己在想念或企圖抓住什麼?

唯一確定的是,我是尋不回記憶中那隻白孔雀的。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人間新舞台-白孔雀-215006565.html

37473A5F0C55EF4E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排行榜喜歡

cqsu2os04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